作者/茱迪斯.歐洛芙(Judith Orloff MD)譯者/許恬寧 許多因素都會讓一個人成為共感人。有的嬰兒來到世上時,原本就比其他孩子敏銳,那是一種天生的氣質,打從他們出生就看得出來。他們對光線、氣味、碰觸、動作、溫度、聲音特別敏感。 完整文章
文/雙寶娘(譚惋瑩) 在希臘神話中,有一個從受害者變成加害者的代表人物:美杜莎。傳說美杜莎原是個美麗的少女,因為情人的背叛,她化身為蛇頭女,所有見過她的人都會瞬間化為石頭,永世不能超生。 每根刺的背後都躲著傷痕。試著去關心孩子當下的每種情緒,也許能意外讓孩子從報復的欲望中解脫開來,心靈獲得撫慰。 孩子為什麼從受害者變成加害者? 完整文章
文/曾寶儀 第1 堂 情緒 說話是人的本能,但「把話說好」以及「表達」與「溝通」,需要練習。 當我們進入到一個陌生環境,例如入學、進入社會、進新公司、加入一個新團體…… 我們常常想急著表達自己,在說話之前,還沒思考接下來說這段話的目的,話就衝出口了,結果往往會覺得自己說錯話,在心中後悔不已: 「我講了自以為好笑的事,但其他人不覺得好笑……」 「我剛才說了什麼話,好丟臉啊……」 完整文章
文/李忠憲;譯/宋佩芬 大腦對「負面信號」要比「正面信號」更加敏感。 這是生存演化機制造成的,會忽略危險、威脅等負面信號的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已遭到淘汰,現在的我們是能敏捷應對危險並成功留下後代的人類後裔。所以,就算是微小的危險信號,我們大腦都會響起警報。因此我們對於別人的批評、攻擊都相當敏感,進化到不再只是保護自己,而是擺出尖銳的羽翼、試圖報復回去。 完整文章
文/朗迪.班克羅夫特;譯/周沛郁 當代文化中各種關於施虐男性的迷思,主要是施虐者自己創造的。施虐男性替自己的行為編造解釋,再說給伴侶、治療師、神職人員、親戚和社會研究者聽。但容許施虐者分析、敘述他們自己的問題,是大錯特錯。我們會讓酗酒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為什麼喝酒,然後接受他們的解釋,而且毫不質疑嗎?我們大概會聽到這些說法: 「我生活不順遂,所以才喝酒。」 完整文章
文/李忠憲;譯/宋佩芬 在行駛的道路上搖下車窗,吵到彼此臉紅脖子粗,氣氛激烈到好似雙方馬上要停下車打一架一樣。如果開車的時候突然有車子插進來的話,一般人真的會氣到怒髮衝冠。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發火,但只要一握到方向盤,就會冒出易怒的個性。一坐上駕駛座就無法調節怒火,對其他用路駕駛也是一種安全威脅,我們稱這種症狀為「路怒症」(road rage),這在都市裡到處都很常見。 完整文章
文/布芮尼.布朗;譯/洪慧芳 當我們不知道自己哪裡有多脆弱時,就更容易受傷 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提出很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承認脆弱的重要。從健康心理學的領域來看註8,承認脆弱(亦即承認我們面對的風險),大幅提升了我們維持某種健康習慣的機率。為了讓病患乖乖地遵照醫囑,必須讓他們先承認脆弱。有趣的是,當我們面對某種病症或威脅時,重點不在於實際上有多脆弱,而是,承認自己有多脆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