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1915 年,卡特・烏德遜出版《黑人遷徙百年史》(A Century of Negro Migration,暫譯)。在書中將 20 世紀初,大批非裔美國人為了尋求更好的工作機會,由美國南方遷徙至北方的大遷徙,定義為黑人文化的嶄新階段。隨著黑人識字率因遷往城市逐漸提高,卡特也因此書成名,並於 1926 年創辦黑人歷史週(Negro History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同意後轉載 有回做了個介紹美國漫畫一些超級英雄的講座,講到一半時,俺忽然發現聽眾們的表情有點微妙。 難道俺講了什麼不該講的東西?──現場聽眾當中有一位未成年的小男生,但俺已經注意不講限制級內容了呀(其實本來就沒什麼限制級的內容啊⋯⋯)──帶著疑惑整場講完,與負責活動的聯絡人聊了一下,無意間明白了原因。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我最早的記憶是從我哭個不停開始的。無論媽媽和爸爸怎麼安撫,我都不願意停下來。 爸爸放棄,走出房間,但媽媽帶我到廚房,讓我坐在早餐桌前。 「看,看。」她說,從冰箱上抽出一張包裝紙。多年來,媽媽都會小心翼翼割開聖誕節禮物的包裝紙,收在冰箱上面厚厚一疊。 她把紙放下,沒有花色那面朝上,開始摺起來。我停止哭,好奇地看著她。 完整文章
文/Patricia Edmonds 當亞曼達.汪克林與麥可.畢格斯相戀時,他們根本不在意跨種族婚姻可能會面臨的挑戰,亞曼達說:「更重要的是我們共同追求的東西。」 他們定居於英國伯明罕,迫不及待地想要組織家庭。2006年7月3日,亞曼達生下一對異卵雙胞胎女孩,這對父母欣喜若狂,為她們取了彼此相關的名字:一個是米莉.瑪夏.麥吉.畢格斯,另一個是瑪夏.米莉.麥吉.畢格斯。 完整文章
文/伍綺詩 在出版第一本小說《無聲告白》時,對於有沒有讀者願意讀這件事,我毫無把握,因為我不知道這個故事能否與任何人產生共鳴。沒想到一切竟然真的發生了,我非常驚訝,也非常開心。許多讀者告訴我,這本書讓他們深深感觸,幫助他們以全新的觀點看待自己的人生與家庭,為此,我深感榮幸。 完整文章
文/茱莉亞.蕭 有些人很會記臉孔,有些人則很會記名字,但我兩樣都不在行。如果我曾見過你,我先向你道歉。我可能曾在不同場合重複向你自我介紹過。這一定會讓你覺得很困惑,我們可能還一起愉快地喝酒聊天過。我甚至可能向你提起你自己說過的話或研究,渾然不覺你才是源頭。為什麼我對這類互動的記憶力這麼差呢?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我很幸運,可以因為我的工作而結識許多有趣的人、到訪許多有趣的地方;」比爾.蓋茲說,「但饒是如此,我仍認為要探索令人感興趣的新話題,書本是最佳途徑。」 蓋茲不但認為閱讀是滿足自己好奇心的最好方式,對閱讀的種類也不自我設限。分享2017年的閱讀經驗時,他舉出了講述伊斯蘭國如何在伊拉克奪權的人文書籍《黑旗:伊斯蘭國的崛起》(Black Flags: The Rise of 完整文章
「現在的年輕人⋯⋯」、「咱台灣人要⋯⋯」、「中國人不容⋯⋯」⋯⋯。我不喜歡「全稱」用詞,甚至感到厭惡,並不僅僅是它在語意上的不精準,更在於它的不道德與邪惡性。 「全稱」用詞幾乎是一種語言的本能傾向,因為對腦神經而言,它簡單、流暢、節能。以致於,「全稱」用詞往往也是反智的,它抹平了事理的複雜脈絡、模糊了個別人物鮮活的面貌;它壓制思考、激化情緒。 完整文章
文/Carla F. Padilla 有天早上在農田吃早餐時,我問爺爺:「臺灣在那兒?」 叔叔在那邊上班,我也想去臺灣,因為他寄回來的玩具與巧克力都從臺灣那兒來。 當時我才八歲,年幼無知。爺爺指著我視線可及的農田遠方說:「臺灣就在那裡。」他說不管多遠都會陪我走到那邊,去那兒拿玩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