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一隻綠色的毛毛蟲,在書頁與各種食物間鑽進鑽出,肥厚身軀最終羽化成色彩斑斕的蝴蝶。這是艾瑞.卡爾(Eric Carle)最著名的《好餓的毛毛蟲》,於 1969 年問世,成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兒童讀物之一,也是許多孩子童年共有的記憶。如今,卡爾也成為我們在記憶裡緬懷的對象,根據日前其家屬發布的聲明,卡爾已於 5 月 23 完整文章
文/約翰.薩德蘭(John Sutherland) 譯/章晉唯 如果你要列一張清單,舉出文學作品中最扣人心弦的開場,以下這段一定會擠進前十名: 一天早上,格勒果.薩姆沙(Gregor Samsa)從一場不舒服的夢中醒來,發現床上的自己變成一隻大蟲。 這段是出自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 1883-1924)的短篇小說《變形記》(The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A段班的女生。 這女生自信、穩重、不卑不亢,既沒有嘲諷我這個B段班的學生,也沒有驕傲自己在前段班的成就。有一段日子我們一起打球,一起交換了在不同段班,所看見的生命風景。 這段日子,我經驗到前所未有的經歷;我獲得關注、被允許說出自己的感覺,我可以真的是我自己,我不用怕被嘲笑、漠視,被視為應該遭放棄的敗類。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根據《衛報》報導,以色列最高法院在 8 月 7 日駁回了猶太裔作家馬克斯.布洛德(Max Brod)的繼承人對以色列政府的一項上訴,引起全世界的文化人士注目。但到底這位捷克作家擁有的遺產有多珍貴?即使在他過世 50 年後,仍讓後人不惜與整個政府庭上相見呢? 事實上,布洛德是二十世紀最偉大作家法蘭茲.卡夫卡(Franz 完整文章
文/Miffy 讀卡夫卡的書總是感到荒謬不解,被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壓迫。書裡的主角和他所在的世界總是處不好,他們都扮演外來者,被拒絕、被控告、被隔離,從不曾被接受,不管是《城堡》和《審判》裡的 K,或《美國》裡的卡爾‧羅斯曼,《蛻變》的葛雷高爾更慘,完全變成了「非人」,根本和人不是同類。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每個人心裡想必一定有一兩位崇拜的小說家,調查大部分人的名單,有一個人的名字,總是重複出現,那就是謎樣的文學怪咖──卡夫卡(Franz Kafka);可以說他的存在地位無可取代,他所創作的小說劇情之怪,尤其那股沒有答案的潛意識流,讓許多人為之著迷,他小說中展現出的跨越時空的現代感,彷若現世的預言,終將在某個時刻於靈魂深處爆炸開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