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昱昊 一年春秋,「出版經紀及版權人才研習營」再度於台北盛大舉辦,暖身的交流講座同選定於閱樂書店展開一場關於中文書籍外銷外譯的國際對談,有趣的是,兩位異國面孔的主講者卻是順著一口流利捲舌音、說著北京腔普通話,他們分別來自德國與美國,卻跨越遙遠的大海與時差,共同著迷於中國文學的瑰麗及詩意。 從發現到協調:版權經紀的戰國策 「我的中文說得,沒有很好。」裴萊娜(Lena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全球科幻界最重要雙獎之一的「雨果獎」,8 月 20 日晚間在美國堪薩斯城的世界科幻年會上公布了 2016 年得獎名單。而一如早幾個月前舉行的星雲獎,今年的雨果獎也是女力無窮,小說大獎幾乎都由女性作家囊括! 在星雲獎失利的潔米欣(N.K. Jemisin),以描寫末日氣候變遷的《第五個季節》(The Fifth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身為一個譯者、不是作者,就要謹守某條界線。」周丹穎說,「依文本分析之後,那條界線會有變動,但譯者不會取代作者的創造性。」 周丹穎出版過好幾本小說,曾以作者身分拿下聯合報文學獎,另以兩篇英文短文中譯,拿下梁實秋翻譯獎,也出版過一本譯作《駁于連:目睹中國研究之怪現狀》──不知情的讀者,可能完全不會想到這是本瑞士漢學家畢來德(Jean Francois 完整文章
這是我暑假時在新手書店親眼目睹的事:一對輕熟年男女親密地走入店中。女子說:「我今天要買書喔。」男子說:「好啊,我支持。」我一時職業病興起,便在旁偷偷觀察他們。他們逛了好一陣子,也拿起書認真翻閱,這樣的風景著實令人感動。不久,女子從包包拿出手機,拍了某一本書的封面,然後一聲「走吧」便拉著男子走出書店大門。 完整文章
前幾天出席某個出版產業調查專家會議,跟讀冊張天立創辦人同席,會上他提到產業調查標案執行單位做問卷根本是浪費他的時間:誰有空去填那幾十項的問卷啊? 張兄過去跟我有些觀點並不一致,但這回我對他的「開炮」倒是心有戚戚。我也填過幾次問卷,我也很疑惑台灣做產業調查問卷的工作技巧,為何始終沒改進。事實上根據我在臉書上幾個接受過問卷疲勞轟炸的臉友回饋,完全沒有人想填答那些產業調查的問卷。 完整文章
「你這本書什麼時候可以上市?」 「下個月。」 「下個月?三個月前你就跟我說下個月了。」 預估出版進度大概是所有新手編輯,甚至老手編輯同感痛苦的事情了。作者、譯者不歸你管轄,外編、協力不在你視線範圍,審稿老師回稿時間一直延遲,馬上要送印了你才終於有全書定稿可以找老師寫推薦序,找得到嗎?短時間內寫得出來,趕得上製版印刷嗎?印刷廠的承諾可靠嗎?…… 完整文章
出版業前景一片黯淡,產值一路萎縮,做編輯看得到明天嗎? 這個問題對不同人會有不同答案。對想要過平穩生活、上班打卡、下班走人的人,現在編輯這條路確實不是好選擇。但對於想要在這個社會上做點什麼,擾動一些舊規矩,改變一些現狀的人而言,圖書編輯卻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首先,你可以學到如何跟這個社會對話的基本技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