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是富足,一邊是受限,俄羅斯飲食世界的矛盾

文/ 艾利森.K.史密斯(Alison K. Smith);譯/ 杜蘊慈 每當人們想到俄羅斯食物,浮現的往往是兩種彼此矛盾的景象;一是貧窮與匱乏,年景最好的時候也不過是少量馬鈴薯或者粥,最糟的則是大規模饑荒,另一種景象則是豐足,甚至是過剩,以壓榨自由為代價:在過去,沙皇與貴族吃著魚子醬、喝著香檳,這…

臺灣人的療癒系老友──不只是鹽酥雞的鹽酥雞

文/范僑芯(佐餐文字) 某天,鹽酥雞不再只是鹽酥雞。 「欸,晚餐吃鹽酥雞?」男孩問。 「好阿,我要雞蛋豆腐、魷魚、三角骨、炸皮蛋,小辣要蒜,你去買。」女孩說。 「那鹽酥雞不要?」男孩問。 「蛤?今天不想吃鹽酥雞。喔!還要甜點炸湯圓。」女孩說。 曾幾何時,鹽酥雞跟愛情一樣複雜。男友是男友,但有時候不只…

這群人著迷於飲食健康概念,生活卻非常不健康。

文/麥可.波倫;譯/鄧子衿 我們正餐該吃什麼? 這本書很厚,但想回答的問題很簡單:「正餐該吃什麼?」在回答這個問題的同時,我也想探討,這個簡單的問題現在為何會變得那麼複雜。在目前美國的飲食文化中,以往的庶民智慧已逐漸消失,轉而浮現的是困惑與焦慮。「吃什麼」這樣的基本問題,居然也需仰賴許多專家來協助。…

【果子離群索書】告訴我你吃什麼,我就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

《吃便當》這書名容易遭致誤解,以為主題是在學校或公司帶便當/吃便當的心情與體驗,或者像《庖廚時光》那樣,分享做便當的戰果,不然至少談些什麼飲食文化。但都不是,此書是《鏡週刊》專欄選集,專欄名稱就叫「吃便當」。 吃便當,其實是吃午餐,而重點也不在午餐,在於人物專訪。以受訪者當日所食用的午餐為切入點,借…

我們為什麼對某些食物情有獨鍾?

文/歐雷・莫西森、克拉夫斯・史帝貝克;譯/王翎 澳洲感官科學專家約翰・普斯考特(John Prescott)多年來鑽研知覺如何形塑我們的飲食偏好,他在專書《味之道:我們為什麼特別喜歡某些食物?》(Taste Matters: Why We Like the Food We Do)中剖析造成人類喜歡或…

法國人為什麼吃不胖?(謎之音:法國人為什麼吃得飽?

文/口羊 猶記得某年到巴黎一個姊姊家過聖誕,聖誕夜的晚餐主菜是法式經典料理油封鴨腿。當貯放鴨腿半成品的罐頭打開時,只見白茫茫一片,油脂厚厚的將鴨腿藏的密密實實不見蹤影。 從沒見過鴨腿烹煮前樣貌的我,驚嚇的看著被放進煎鍋裡的鴨腿們,繼續冒出更多香噴噴的油脂,姊姊還老神在在的表示這些油不能浪費,拿它們來…

第五屆華文朗讀節:聽說好味道 「我的美味記憶」徵文計畫

一、活動說明: 餐桌上能容納一人獨享的適切安靜,也能凝聚眾人的喧騰熱鬧。 生活在台灣這座島嶼,飲食文化涵括在地與異域;食物就像是一把鑰匙,跨越國度與文化間的隔閡。飲食文化亦作為靈感啟發,常見於大家筆下:村上春樹曾於《挪威的森林》將包上海苔、蘸了醬油的小黃瓜,賦予一種撫慰生命的力量,「覺得東西好吃是一…

歐普拉「到底」在渴望什麼呢?

文/歐普拉.溫弗蕾 剛開始在隸屬哥倫比亞電視網的巴爾地摩13台WJZ做節目的那段日子,我有一副自己喜歡的身材(60公斤),還有一位很快就會成為(貨真價實的)終生密友的同事,曾任電視節目「今晨」主持人的蓋兒.金。不幸的是,我也強烈需要一直不斷地討好每個人。而我公寓正對面有一座購物中心,裡面有個很大的美…

四川人為什麼愛吃辣?

文/扶霞.鄧洛普 對任何一個中國人說起成都,幾乎每個人的第一個反應都一定會說,這裡的食物很辣。「你怕不怕辣?」是旅行者前往成都的路上最常聽見的警告。但是如果再給他們一點時間,他們就會浮現愉快的記憶所帶來的微笑,喃喃說起當地料理的美妙之處。宋朝詩人陸游曾用「舉箸思吾蜀」感嘆自己每次拿起筷子,就會懷念家…

跟著魚夫走訪台灣老城、品嚐在地小吃《樂暢人生報告書》

文/天下文化 台灣是個寶島,集南北珍饈、天下之精華;充滿歐式風味的基隆車站、族群融合第一步的燒餅油條……,道盡了移民美味的生活史。 魚夫年過半百後,開始樂暢人生,全台趴趴走,吃小吃。在《樂暢人生報告書》中,精細手繪七座古早火車站(基隆、台北、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探訪多元美食小吃及老城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