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允那;譯/張召儀 在《巴黎的心理學咖啡店》(파리의 심리학 카페,暫譯)第一章裡,曾出現過以下這段話: 「很多人問我,開設心理學咖啡的十八年來,會面的人數已將近五萬人,這些前來咖啡店的人最常談的是什麼。其實,他們說的不是對未來的不安、不是對這不公的世界產生的憤怒,也不是因刻骨之愛留下的創傷。 而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會止不住地流下來』。」 完整文章
文/馬度芸 「就算是我錯了,我也認錯了,妳還一直講,有完沒完啊!得理不饒人!」連昇又生氣又害怕地說。 「你嘴上說對不起,其實根本不懂我傷心的是什麼,連聽都不想聽,只是一直叫我閉嘴!」萱怡又生氣又傷心地說。 以上是夫妻間很常出現的對話,但卻能從家裡吵到諮商室,兩個人在激動下話題繞來繞去,卻是在原地打轉,好一點的氣到面紅耳赤血壓高,激烈一點的氣到口出離婚或是拳打腳踢都可能。 完整文章
法國精神分析學家雅各.拉康(Jacques Lacan)說,「語言的目的不在達意,而在喚起。」 其實,在我看來,所有的語言文字,甚至是所有的藝術型式,也都應該是一種喚起──召喚我們每個潛伏的生命情境,喚起每道歲月刻劃過的痕跡──或孤單,或挫折,或傷逝,或甜美,或溫暖,或歡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