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的冰室裡講犯罪故事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參加了一個名叫《Taipei Noir》的企劃。「Noir」從「黑色電影」(Film Noir)而來,而「黑色電影」從「冷硬派」(hard-boiled)推理小說而來──冷硬派小說裡的偵探主角大多固守在一個特定城市,以城市為題匯集冷硬派…

對我來說,所謂的愛就是去擁抱痛苦——專訪《地球盡頭的溫室》、《行星語書店》作者金草葉

文字/金草葉;譯/漫遊者文化;筆訪/愛麗絲 韓國新世代小說家金草葉曾以《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七篇短篇小說,在架空宇宙裡探討人性幽微,差異與孤獨或許在所難免,但相互理解的溫度永遠暖人心房。如今,金草葉出版第一部長篇小說《地球盡頭的溫室》,故事橫跨六十多年,當地球爆發落塵災難,人心彷彿也染上瘟疫,究…

【GENE思書軒】人要隔離、動物要隔離,連做巧克力的可可都要隔離?《隔離》

我兩年多前在台灣登記結婚,可是迄今在馬來西亞仍是單身,拜該死的疫情所賜,對跨國旅行所需的長時間隔離生畏,無法方便地帶老婆回馬登記結婚,也不知道還有多少張罰單待繳。 台灣和一些嚴守國門的國家,2020年相對平穩,在全球許多國家哀鴻遍野時,仍然能夠歌舞昇平好一陣子。可是以為安全,才因為超低疫苗接種率而在…

全世界就像一部運作停擺的機器,各地出現了數百種語言的告示,力勸人們咳嗽要摀住口鼻。

文/愛瑪.唐納修;譯/楊睿珊 這幾天醫院裡面感覺比外面還冷,光線昏暗,煤火也燒得不旺。每週都有更多流感患者被送進病房,病床塞得越來越滿。四年戰爭期間的社會混亂與資源短缺,甚至是六日起義的炮火與失序,醫院都撐過去了,但流感所帶來的沉重負荷,終於使醫院井然有序的氛圍瀕臨崩潰。生病的員工就像棋盤上被吃掉的…

《孤獨》——後疫情時代的溫柔啟示

文/宋文郁 「孤獨」一直以來似乎是不斷纏繞著詩人、作家與藝術家的議題。這種感受私密到難以啟齒,卻也共通到只要一聽見這個詞,我們總能將某些時刻的自己代入。孤獨是夜晚到來時遲遲無法闔眼的自己、是怕黑的人打開的一盞夜燈,是我們在人群中怯弱蠕動的嘴唇。 我們都知道孤獨,卻鮮少能讀懂它。在後疫情時代下,孤獨更…

怪夢激增?人們隔離期間的夢境多、情緒強度高

文/BBC MAGAZINES LIMITED 英、美等國民眾表示,COVID-19 居家隔離期間,睡醒之後傾向記得更多的夢。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2020 年 4 月,全球疫情漸趨險峻,各國紛紛施行封城與隔離措施。當時數據分析民調公司 YouGov 對 2,477 位美國人進行調查,發現幾乎每三位成…

《使女的故事》在續集《證詞》中繼續抗爭,保守右派在現實裡荒唐表演

Change never comes easy. (改變從不簡單。) 《使女的故事》第四季影集預告日前釋出,女主角瓊(June)這麼說著,身著紅袍、傷痕累累的她,似乎將在新一季顛覆基列國。 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1985年出版的 《使女的故事》,描述在神權與極權國家基列國控制下,多數女性地位低落…

英國在瘟疫蔓延時

文/DEAR 06月號/2020 第18期 故事特輯 幸運的是,我的病情很快就好轉了。在隔離一週後,英國政府發現止不住病例新增的趨勢,並且預判他們的醫療系統可能會無法負擔愈來愈多的重症病患。於是在總病例數為3300出頭的那個週末,首相Boris Johnson以非常英國的方式下令關閉餐廳、酒吧以及其…

【冬陽一直推】毋需防疫卻被隔離的推理角色們

口角港的人打包票說,在營救船隻抵達之前,不可能有人離開戰士島。 可是果真如此──果真如此,究竟是誰殺了他們? ──《一個都不留》 你是否已經養成每天下午兩點準時收看疾管署直播例行記者會的習慣?為又一次零確診訊息感到舒坦,順便吃碗龜苓膏、抹抹凡士林、決定下班去市場買一斤玉荷包荔枝與家人共享好心情?在此…

【果子離群索書】要活得像個人,才能看得到妖

防疫期間,讀宫部美幸〈安達家的妖怪〉,感懷特別深。 安達家是什麼樣的家呢?半世紀以前,安達家是村長的家,傳到第三代當家時,出了一名殺人犯,犯人被斬首,家族被抄家斷後,宅院成為空屋,滿是不祥之氣。 隔年,瘟疫流行,安達家成為病患收容所,病人被隔離起來,在廢屋裡自生自滅,雖然泰半喪命,但傳染病也因而免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