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有次分享會後,一個讀者來找我,」林奕含回憶,「她說,她的朋友,就是房思琪。」 第一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出版社替林奕含排的活動並不多,而她希望每場講的內容不要重複,每回上場前都精心準備。現場讀者的回饋及反應大多正面溫暖,聊到比較特別的經驗時,林奕含想起那個自稱是「房思琪朋友」的讀者,「她要我在書上寫一句給房思琪的話,我不知該寫什麼,最後寫了『祝你健康』。」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提到青少年小說,你心裡浮現的是哪些作品?《暮光之城》、《記憶傳授人》、《哈利波特》?如果將時間推遠一點——假設是我們父母輩的年代——那時他們讀的是哪些作品? 青少年的戀愛羅曼史,或是正向、積極的勵志成長故事,弱小的男孩長大成了太空人,美麗的女孩終於吻了校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聽起來有點無趣對吧?但二十世紀前半,在YA文化(young adult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神說要有光,便有了光;神說要有錢,便有了錢;神說要有直播,便有了直播…… Paul Strand的〈華爾街〉。我喜歡這張攝於1915年的作品。爵士年代前夕,漫步的眾人隱沒入金黃聖光之背影,資本主義是摧枯拉朽的新興宗教,而貨幣則是嶄新的神明。一切彷彿登基未久,如同艾騰伊格言(Atom Egoyan)《意外的春天》裡那句奇異而悲傷的獨白:Everything is 完整文章
記得「金馬53」的海報設計嗎?那幅穿著學生制服的少年抬著頭,用手電筒向夜空照射的構圖?設計師黃海的靈感,來自於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以下簡稱《牯嶺街》),也是向這部上映二十五週年的經典電影致敬。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大亨小傳》出版八十年後,美國作家費茲傑羅(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生前最後完成卻未出版的一些短篇故事,即將在2017年春天出版。 英國衛報報導,Simon & Schuster出版集團旗下的Scribner出版社蒐集費茲傑羅未曾出版和集結的十八個短篇故事,推出合輯,書名為《我願為你而死與其它消失的故事》(I’d 完整文章
文/張以潔、馮勃翰 集結了奧斯卡影帝柯林佛斯、裘德洛、妮可基嫚的電影《天才柏金斯》,帶領觀眾回到二十世紀初,一窺傳奇編輯柏金斯如何和海明威、費茲傑羅等作家共同撐起美國文學的黃金盛世。 當柏金斯拿著紅筆把沃爾夫的文章大段大段刪去、從繁雜的文稿中拉出故事架構,甚至激發他的寫作潛力──這樣的編輯可能和你想的很不一樣。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經驗所及我看過最美麗而險惡的調情在電影《慕尼黑》裡──以色列情報員E在旅館酒吧裡有了豔遇:他搭上了一名絕美的單身女子(有多美呢?可與年輕時的蘇菲瑪索等量齊觀,單論甜度或尚且再高一些)。在他稱讚過女人的香水味後,對方報以致命微笑,拿過E的手,將自己的手腕輕輕擦在E的手腕上:「是這個香味,你聞聞看。」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