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教人難以置信的事,卻經常被孤獨的人碰上

文/郭強生 高中時的他,日子過得還更像一個大學生。 讀的是校風開放與學生臭屁同樣出了名的高中,在當年是全台唯一的一所「國立的」中學,校園之大沒有一所高中能比,他們當時對外最愛炫耀的就是那句:「我們擁有全國最大的一片天空。」 那片天空確實讓他胡亂做了幾年的作家夢。高三模擬考在即,他竟還能瀟灑地跑去看第…

台北是一切並存的城市——專訪《我台北,我街道2》主編李金蓮

文/愛麗絲 「很多人說,我是具有脅迫感的編輯,」李金蓮笑稱自己似乎常是作者的壓力來源,曾任中國時報《開卷》主編、前後服務近二十五年,這回接下《我台北,我街道 2 》主編的任務,她和多位作家的熟識關係,讓台北在字裡行間流轉盛開。 邀約作家參與《我台北,我街道 2 》時,李金蓮除希望給予年輕作家展現才華…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是書是劇都要一起「讀」!

看電影原來是種公眾活動──你怎麼理解那部電影自然是個人的事,但得換套外出服、花點交通時間、按照規定的時間進入一個黑漆漆的大房間裡、旁邊坐的人待會兒會和你同喜同悲但你根本不認識,這當然是種公眾活動。 看影集原來是種制約活動──你會在每天或每週某一天的特定時間坐在電視機前面,目不轉睛地盯著某個特定頻道,…

【經典也青春】虛無主義者的徒勞──陳瀅如談保羅.鮑爾斯的《遮蔽的天空》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從13歲讀存在主義的作品,至30歲時看了貝托魯奇的電影《遮蔽的天空》,更加為生活與生命的前路投下沉重暗影。之後,大概影響了我至少十年之久吧。現在想來,當然覺得不是好事。 (彼時,我並不知改編為電影的小說原著,被譽為存在主義代表作) 雖然如此,2009年…

【一週E書】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文/犁客 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試想這個狀況:你到電影院去打算享受一下聲光刺激,左邊那廳在播最新的超級英雄電影,右邊那廳是《魔戒》經典重映,你還沒決定要看哪一廳,倒是聽見兩邊都有自認很有學問的傢伙正在向同行者炫耀(看電影總是會遇到這類愛現的人),左邊的說這部超級英雄電影改編自哪一部…

進得去出不來的凶宅,韓恐怖大師小說改編電影《邪門》贈票

一個家庭搬到寧靜又與世隔絕的新家,這棟看起來還不錯的新房,卻籠罩一股不祥的氣息。妻子(徐令姬飾演)在遷入的第一天晚上,就開始飽受噩夢折磨,並對倉庫裡傳來的怪聲感到心神不寧,不過她的丈夫(金珉才飾)卻對此無動於衷,孩子們也在父母的矛盾中變得焦慮不安。隨著這家人的噩夢愈來愈嚴重,他們開始無法分辨幻想與現…

反其道而行的自貶回憶錄,伍迪.艾倫遞出「呈堂證供」

文/鴻鴻(詩人、導演) 伍迪.艾倫本身就是一個傳奇的「現象」。他一生住在紐約,熱愛紐約,電影多以紐約為背景,充滿在地色彩與生活情味,也成為紐約電影的頭號代表人物,直到晚近才遊走倫敦、巴黎、威尼斯、羅馬、巴塞隆納,為這些歷史名城拍片,卻魅力不減。從一九六九年《傻瓜入獄記》入行,平均每年拍出一部作品,以…

在柏林遇見梅莉.史翠普

文/陳思宏 一九八三年,我在彰化員林的電影院,第一次遇見梅莉.史翠普。 漆黑的空間裡,一個巨大銀幕閃閃發亮,我專注凝視畫面裡那個金髮女人,超過兩小時的電影,我完全沒睡著。畫面上出現了床戲,我四姊用手遮住我的眼睛,限制級的,小孩不准看。我當時七歲,第一次進電影院,根本看不懂納粹、贖罪,但我情緒起伏,身…

【讀者舉手】聽得比別人清楚的那人,最需要被聽見──《若你傾聽》

文/謝幸吟 有一個被稱作「笨蛋」的孩子,不只是班上同學、老師、家前面超市的大嬸跟社區裡的小孩這麼叫他,連他自己的爸爸也不例外,只有這孩子的媽媽吳英美不這麼叫,她確實不叫他「笨蛋」,而是叫他「像笨蛋一樣的傢伙。 」 這是韓國作家趙南柱2011年第17屆文學村小說獎得獎作品《若你傾聽》,全書一開頭前三行…

張國榮老讓我想起米蘭·昆德拉說的「不朽」

文/范俊奇 後來劉嘉玲才透露,葬禮回來之後,梁朝偉一句話都不說,成天抿著嘴在屋子裡安靜地踱步,甚至把酒吧上的紅酒杯子都取下來,一個接一個,慢慢地擦了又擦,但你其實可以聽得見梁朝偉心裡面的風,在呼呼地、呼呼地吹──一直到第三、第四天,當大家都慢慢接受下來張國榮已經不在了的事實,他這才徹徹底底崩潰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