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1972年,一個住在美國、懷抱著寫作夢想、但是覺得自己寫得很爛的年輕英文老師,氣沖沖地把自己還沒寫完的手稿扔進垃圾桶。畢竟他已經結婚當爸爸了,但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大行,光有作夢的勇氣是沒法子生出奶粉來的,把時間花在寫作上不如去多找一份兼差。 隔天,那份手稿又出現在他桌上。 完整文章
文/米果 「意志薄弱者暗自飲泣的地方」,這句話,是那位與愛人投河自盡,以頹廢風格著稱的「無賴派作家」太宰治所留下來的名言。 我習慣選擇平日白天的電影場次,偌大戲院,漆黑的空間裡,往往只有我一個人買票進場,那還真是意志薄弱者暗自飲泣的好地方啊! 完整文章
文/故事工廠 二十三歲的小薰為了籌措母親照護費用,自願到表哥強哥的「公關公司」工作,出賣身體,還進到監獄當會客妹,和十九歲的受刑人2923聊天。一個受刑人、一個會客妹,看似走到人生死胡同、對世界失望的兩人,一碰面竟產生奇妙的變化。原來,2923有聽見心聲的神秘力量,帶著小薰進入兔子洞的幻覺中,讓她看見雙親墜海背後的殘酷事實。2923也同時被迫第一次吐露自己犯案的黑暗童年。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習慣在社群網站上擺姿態之後,」馬欣道,「會讓人在日常裡也開始擺姿態。」 馬欣寫電影的散文一向在犀利裡帶著關懷,觀察世界時她也帶著這種透澈的眼光,她很明白,現 在要對公眾發表個人意見較以往容易,而許多人被冠上評論者的名頭之後,也開始以這種身分自居──這是一種缺乏自識的表現。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說實在話,金庸過世後最早在社群平台上懷念金庸的讀者,有很大的比例,是觀眾。 並不是說他們只看改編自金庸的影視沒讀原著──在二十世紀的八零年代,香港影視產業篷勃發展的時期,金庸的作品是電影與電視劇的熱門改編目標,正在創造「經濟奇蹟」的台灣也拍過一些,不過更直接的是把香港的影視作品配音之後,在台灣播放。 完整文章
側記/尤騰輝;攝影/柯鈞彧、鄭唯云 每個青春期躁動的靈魂裡,都有一股追求獨特的慾望。青年們觀看、聆聽不同的思想、書籍和音樂,藉此餵養自身對世界與知識探索的渴望。這個時期所接收的次文化涵養,形塑了青年面對世界時的姿態。 陳德政策劃的《我們的1990s──重回那個自由躁動的年代 Memory Tapes 完整文章
Netflix近年相當風光,擴大了影集與電影的可能性、創新了影視產業的商業模式,也重新建構了網路時代觀眾的收看習慣;不過,這個品牌二十年前剛創立的時候,只是美國一個小小的地區型DVD租片商──他們做了什麼,才能在同業盡皆凋零的新世紀逆勢成為線上影音平臺的霸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