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是可以,但應該要有人指出相關社會觀念的問題,而且只要我們足夠謹慎,這些都可以和製作電影的言論自由不衝突。 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在金馬獎得到五個獎項,然而一些人批評電影內容涉及美化性騷擾,把實際上是性騷擾、侵犯身體自主並涉及犯罪的事情,呈現得像是浪漫並令人同情的事情。這種批評不意外被說是「過於政治正確」,並被一些人指控是在試圖約束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今年奧斯卡金像獎入圍名單近日已揭曉,所有電影人與影迷們皆引頸期盼,更有不少人預測、分析最終獎落誰家。 一部電影的劇本,除了編劇原創外,現有許多不同類型的作品,皆可用作改編素材。若分析近年最佳改編劇本獎(Best Adapted Screenplay)得獎、入圍名單,或許我們將能稍稍預期奧斯卡評審們的偏好。 2020 年 得獎者: 《兔嘲男孩》(Jojo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的八零年代相當神奇。 那個時候,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切辛苦的復興作業終於開始帶來某種穩定的感覺。雖然沒有「世界和平」,冷戰還在持續,但主要國家大致分邊站好,大規模的軍事衝突減少;民生漸趨穩定、基礎建設大多有了個樣子,經濟復甦的腳步越來越快(有時其實是衝太快)。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在好萊塢,若是沒有一定程度的名氣,那麼你嘔心瀝血寫下的劇本,可能從來都沒有被交到有實際決定權的人手上過。 情況是這樣的。在你寫完劇本,並寄到電影或製片公司後,劇本通常會被交給他們內部的專業審閱員,而這些審閱員會在閱讀劇本的過程中,製作出一份摘要報告,內容包括故事大意、角色分析、作者簡介,甚至是以幾句話道出電影賣點的短句摘要等內容。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常上電影院的觀眾也許認為,過去二十年間的電影缺乏新意,充斥續集、翻拍。這雖未背離現實,但他們遺忘了一種電影類型:書籍改編電影。在過去二十年中,有數百部從書籍、漫畫改編而成的電影上映,主要以青少年為目標觀眾。 儘管書籍改編電影行之有年,但直到《哈利波特》系列上映時,才真正吸引年輕觀眾的目光。從那時起,幾乎所有流行的青少年作品、愛情小說都被改編為電影。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我懷著美好的願望,期待三體人的到來,可以幫我們創造一個全新的人類文明。——《三體》 華人第一位雨果獎得主劉慈欣的作品《三體》(The Three-Body Problem)改編電影,預計將於今年重啟拍攝,並由《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的導演田曉鵬執導,並由他創立的十月文化製作。 完整文章
文/鄧小樺 電影是書的剩餘,只是它有著比較膨脹的形式。我喜歡許鞍華拍蕭紅的電影《黃金時代》,但在港公映期間我不能與會,票房據說不甚佳(大陸亦然),兼遇雨傘革命無人進戲院,時也命也。挾金馬獎及後來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大勝而回,臺灣公映時迴響看來不錯,蕭紅作品出版亦有聲勢,顯見關於文學及其衍生物,時間是必要的容器。書永遠有它自己的剩餘,就是這個意思。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