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里德.海斯汀、艾琳.梅爾;譯/韓絜光 2004年,我們還是郵寄租借DVD公司,泰德.薩蘭多斯負責採購所有DVD,決定某部新電影該訂購六十片還是六百片。有一天,一部關於外星人的新電影推出了,泰德認為會很搶手。他一邊和我喝咖啡,一邊填寫訂購單,他問我:「你覺得這部電影我們應該訂幾片?」 完整文章
文/瑪莉亞.柯妮可娃;譯/魯宓 在生活的各種決定中尋求運氣與控制的平衡,是我努力多年想要掌握的。小時候,我可能擁有了最棒的運氣:我父母離開了蘇聯,為我打開了充滿機會的世界。青少年時,我在學業上使出渾身解數,成為我家在美國上大學的第一代。成年後,我想要弄清楚我的處境究竟有多少是自己造成或命運使然?就像很多前人,我想知道自己的人生有多少是我可以居功,或只是愚蠢的運氣。 完整文章
文/麥斯.貝澤曼、瑪格里特.妮爾;譯/葉妍伶 美國知名的喜劇演員格魯喬.馬克思(Groucho Marx)曾經說過,他不想加入任何會接受他當會員的俱樂部。為什麼?因為如果他的申請資格被某間俱樂部接受,就可以看出這間俱樂部的標準低到連他都進得去,那他才不想加入!多數人沒有馬克思的洞察力,經常在談判的過程中出價,卻不知道對方如果接受這個價格具有什麼涵義。想想以下情境: 完整文章
文/菅原道仁;譯/張嘉芬 早上該幾點起床?幾點吃早餐?該怎麼走到車站?諸如此類的事,全都由大腦負責控制決策。這些決策的次數,據說每天高達一萬次以上。對於僅有一千四百公克的大腦而言,需要消耗相當程度的能量。 因此,人類為了維持自己的生命,會盡量設法減少大腦消耗的熱量。於是不管好事、壞事,人類都會想讓大腦自動處理,以避免逐一決定微末小事——這就是所謂的「習慣成自然」。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克羅斯比;譯/陳重亨 之前我們說過,你的身體有兩個主要作用:求生和繁殖。而要做到這兩件事,就要維持生理平衡。我們身體的恆定溫度是華氏九十八.六度(即攝氏三十七度)。如果體溫過低,身體會自動把血液從四肢輸送回軀幹。要是體溫太高,就會排汗以進行冷卻。 完整文章
文/山口周;譯/李璦祺 目前,有愈來愈多設計師和創意人受雇於企業,擔任經營者的諮詢顧問,不僅在設計、創意領域,甚至在整體經營上給予意見。舉例來說,除了先前提到的優衣庫的佐藤可士和,以及良品計畫的顧問委員會外,軟銀收購日本沃達豐(Vodafone),進軍行動通訊業之際,也雇用了大貫卓也,作為外部顧問。大貫卓是以豐島園主題樂園和杯麵廣告而聞名的創意總監。 完整文章
文/凱莉.麥高尼格 當一個人做了一些好事,反而更容易陷入不道德的行動。 企業界、政治界領導者們的不道德行為似乎層出不窮。看起來是「不凡領導者」的人,確實也助長了嚴重的不當行為。 每當這樣的不當行為和偽善公諸於世後,將「這人原本性格就有缺陷」這點當做舉證非常簡單。可以說他們一開始就是壞人,欠缺良心且無法分辨善惡也不為過。 有時候這些指責的確是正確的。 完整文章